版权所有 © 澳门十大正规博彩               

政治局会议分析当前经济形势:经济运行稳中有变 稳就业居“六个稳”对策首位

政治局会议分析当前经济形势:经济运行稳中有变 稳就业居“六个稳”对策首位

就在中国经济面临一些新问题和新挑战、外部环境也发生明显变化的情况下,7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

最高层对中国经济的判断和接下来将会提出的应对策略,自此揭开了面纱。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此次会议报道的相关内容中,提出了“当前经济运行稳中有变”这一之前较少提及的说法,极为引人关注。此外会议还强调,要做好“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这“六个稳”工作。其中“稳就业”被放在首要的位置。

本次政治局会议指出:“当前经济运行稳中有变,面临一些新问题新挑战,外部环境发生明显变化。要抓住主要矛盾,采取针对性强的措施加以解决。”

记者注意到,与之前于今年4月23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相比,虽然同样是以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为主题,但本次会议对当前经济形势的判断与此前有比较明显的区别。

4月份的政治局会议指出:“我国经济周期性态势好转,但制约经济持续向好的结构性、深层次问题仍然突出,‘三大攻坚战’还有不少难题需要攻克,世界经济政治形势更加错综复杂。要增强忧患意识、坚持问题导向,着力解决突出矛盾和问题。”

为何在此次会议上,决策层提出了“稳中有变”的判断?

从会议作出的相关判断看,“稳”仍旧是目前我国经济发展的大背景。本次会议指出,上半年经济保持了总体平稳、稳中向好态势。主要宏观调控指标处在合理区间,经济结构持续优化。

而从此前公布的多数二季度经济指标来看,中国经济的表现依然体现了极强的韧性。例如,7月16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上半年我国GDP同比增速达6.8%。分季度看,一季度同比增长6.8%,二季度增长6.7%,都明显高于今年政府工作报告确定的“GDP增速达6.5%”的目标。

在“稳”的态势得以持续的同时,“变”又体现在何处?从会议相关表述看,决策层对此有明确认识,即“外部环境发生明显变化”。

近一段时间以来,各界也能观察到外部环境出现变化的明确迹象:首先,当前美国在贸易伙伴之间反复挑起贸易争端,作出各种口惠而实不至的无约束力承诺,极大地扰乱了国际经贸秩序和世界经济复苏势头,引起国际社会普遍反感。

其次,当前不少经济体出现明显的经济走势不如预期的现象。原世界银行驻华首席经济学家华而诚此前曾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目前欧洲、日本等发达经济体出现了内需趋弱现象,国际重要经济组织也预测,即使未发生贸易摩擦,世界经济增速也可能会在未来几年内下行。

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明就此次决策层提出“稳中有变”的判断评论称,当前的宏观政策调整是在“稳中有变”等前提下的边际调整,其目的在于缓解外部负面冲击与国内因素“共振”可能引发的经济明显减速与风险过快释放,相关表述并不意味着宏观政策方向会发生根本性转变。

“六个稳”保持经济健康发展

除了会议中与“稳中有变”表述有较密切关联的这部分内容之外,记者也注意到,决策层对保持当前经济政策的稳定性和延续性,继续保持高度关注。

此次会议指出,下半年要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打好“三大攻坚战”,加快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推动高质量发展,同时,还要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这些表述,延续了去年年末以来中央对经济工作的一贯表态。

而要实现保持经济政策稳定可持续以及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的目标,有关方面将提出哪些具体举措?

记者发现,报道中提及的“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这六个“稳”,有望成为下半年各项经济工作的原则和目标。

华泰证券宏观首席分析师李超结合会议有关表述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称,在部署下半年工作中,会议首先提到“要保持经济社会大局稳定”,并放在了“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之前,他认为这体现了重点工作的变化,相比调结构,更加突出稳增长。“在具体工作部署中,第一条用了6个稳字,我们认为这充分说明,在内部经济具有下行压力和外部冲击下,有必要通过稳定增长避免出现系统性风险,下半年突出稳字将成为主旋律。”

而在这“六个稳”中,“稳就业”被放在了首要位置。强调就业的重要性意义何在?

记者注意到,7月25日,国家发改委就业司巡视员哈增友曾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详细阐释了保障就业和经济增长之间的密切关系。他指出,我国大致有9.1亿劳动年龄人口,常年需要在城乡就业的约有7.7亿人,同时每年新增就业要保证在1100万人以上,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要控制在5.5%以内,登记失业率控制在4.5%以内。“要守住就业的基本盘,最关键的是靠经济增长。从我们国家经济基本面和对就业吸纳能力来讲,大体上完成这些就业任务需要GDP增速保持在6.5左右。”

记者也注意到,当前我国保持就业持续稳定,的确存在比较良好的基础。此前,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曾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在结构调整取得进展的大背景下,我国就业率出现了明显上行的态势。目前,一系列具有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特征的行业,其就业水平都比较高,像各界熟知的快递物流行业就创造了很多就业岗位。

从会议的相关表述看,在“六个稳”中,与对外经济方面有关的就占了两条,分别是“稳外贸”和“稳外资”。与此同时,会议也部署了一系列与继续扩大开放,保障对外经济健康发展有关的具体举措。例如会议指出,要继续研究推出一批管用见效的重大改革举措。要落实扩大开放、大幅放宽市场准入的重大举措,推动共建“一带一路”向纵深发展,精心办好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此外,会议还着重强调,要“保护在华外资企业合法权益”。

李超向记者分析称,预计未来金融服务业开放、制造业对外开放、自由贸易港的探索发展以及区域经济政策开放等领域将迎来更开放的局面。叠加改革开放40周年因素影响,超预期的改革开放有望强化资本流入中国的趋势。